打印
手機閱讀本文
默認字體字體加大字體減小

147期波叔一波中特:母親和廚房

時間:2019-05-20 10:44:26 來源:玉林新聞網-玉林日報 作者:◆梁文鋒

2019年马会一波中特 www.lvmdq.icu 每一個家,都有一個廚房,或大或小,或華麗或簡單。對很多人而言,那里是每一個家庭最溫暖的地方,因為那里與母親的聯系最為緊密,那里有母親日復一日的辛苦,有世間最美妙的食物。

我家里是農村的,所以有一個很大的廚房。廚房最里面用泥磚砌成一個很大很高的灶臺,灶臺分有兩個爐膛口,上面分別架著一口大鐵鍋和一只大鋁煲,分別用來做飯、炒菜及煲紅薯、煮豬食等。大鐵鍋的尾端即灶臺出煙口的煙囪前,往往還會安置有一個小鋁煲,用來盛水,一旦鐵鍋里煮東西的時候,爐膛里的火苗就會順便把小鋁煲里面的水一并加熱,熱水可以用來涮碗、洗澡等。這是一種最合理的設計,充分地利用所有的資源。

一個廚房,看似簡單,日常所需所用卻是一應俱全。在農村,一個家的一天,往往都是從廚房開始的,無論農忙農閑,起早貪黑的都是母親,她從廚房開始,又在廚房結束一天的生活。

母親?;嵩諤煳⒘戀氖焙蚱鶇?,然后走進廚房,涮鍋,淘米做飯,煮豬食,煲紅薯。天亮前的那段時間,正是我們睡得最香甜的時候。偶爾睡不著,我就會走進廚房,幫母親燒火做飯,跟她聊著一些不著邊際的話題。幫她燒火的同時,也沒見她有過一刻的空閑,都是在廚房里忙這忙那的。有時候,你真無法想象,一個小小的廚房,居然有那么多的活計,讓母親像陀螺一樣在廚房里轉個不停。那時候,爐膛里的火光忽明忽暗,映照著我那張尚帶著稚氣的臉,或冷或熱。母親總會叮囑我,別靠爐膛太近,以免被火苗灼傷。

大部分的時間里我跟母親都是沉默著,她忙她的事,我只是不停地往爐膛里添木柴。直到鍋里的水沸騰了,母親就會打開鍋蓋,用木勺子清去米湯上面的一層泡沫。那一刻,在火光的映照之下,整個廚房都會彌漫著一種氤氳之氣,清新的粥香味也會隨之而來。我想,那一瞬間,一定是我記憶中最溫暖的一刻。

很多時候,早飯、中餐往往都是咸菜伴白粥,只有晚餐才會豐盛些。不忙的時候,母親也會在早上炒上一個青菜,或煎上幾個雞蛋。有時候,母親會放一些生雞蛋在鍋里隨飯一起煮,待飯快做好的時候,撈起來放在冷水里冰一下,給我和弟弟做早餐。那可是家養的土雞蛋,現在閉上眼睛,都能夠想象出那種獨特的香味。

我長大之后,一直都在外面讀書,離家鄉和母親越來越遠。但每年的寒暑假,還是會回到家鄉。母親還是像以前一樣忙忙碌碌,除了白天在田地里干農活之外,早晨和晚上,廚房就是她的天地。有時候,我還是會早起,如兒時那樣走進廚房,幫母親燒火。灶臺還是那個灶臺,碗柜還是那個碗柜,盆還是那個盆,鍋仍然是那一口大鍋,只是母親已經不再年輕。母親比以前更為消瘦,鬢發也開始變白,臉上爬滿了皺紋,如蛛網般縱橫交錯。爐膛里的火光依舊是忽明忽暗,母親揭開鍋蓋的那一刻,我好像又看到了兒時的那一幕,母親就像是一個女皇一樣,在氤氳之氣的彌漫中,巡視著她的領地。

關于母親和廚房,就像一幅畫,深深地烙刻在我的心中,成為我生命中不可磨滅的印記。它就如一條線,無論我飛得多高,走得多遠,都會讓我能夠找到回家的方向。

那里有我的根,有生我養我并一直愛著我的母親。

責任編輯:覃維

你可能喜歡看的